原创+碎碎念@可怜身是眼中人
剑无极死忠狂吹瞎分析粉。史艳文一生推粉。黑白郎君老妈子粉。
蟹牛恨心巨雷。不产不吃也不骂。但是可以接受黑龙/白狼x无心。
霹雳金光双修。蝶月/漠御/香情/罗黄/朱箫/牛剑/温赤/千竞/苍俏/雁俏/史藏/飘策等。基本上啥都吃
楚留香咸鱼。
钻A深坑中。御泽为主。
JESSE EISENBERG. EM.

【i7/82/乐大和】一本旧书

是写给 @超量水 水老师的换粮。

蒸朋Paro

八乙女乐x二阶堂大和

主要人物:法布拉:二阶堂大和

               奥格斯:八乙女乐

其他人物:乔恩:Nagi

还有一些我懒得写了(。)反正提到不是很多(。               ...

【咩叽/道剑】藏鹤在渊 (一发完)

是老板  @卦子 约的稿子。

剑网三同人,剑纯鹤湛渊x藏剑叶显


叶显再次遇到鹤湛渊时已及冠,整天背着把王侯折跑来跑去,稚黄色的鹤落在洛阳城里,风来吴山惊起一片剑意,还有姑娘们的手帕数打,黄衣闪进,红衣出来,血丝一抹,重新做人。

还有些时候他也会一个轻功飞往天泽楼楼顶打坐沉思,想想幼时在稻香村里的人和事。

偶尔,只是偶尔,他才会想起鹤湛渊。

他在藏剑山庄的课业繁忙,师兄们也常常交代各式任务与他去办,近些年又结识了新的朋友,时日久了,童年的记忆也变得模糊,如今想起鹤湛渊,除了他那一头耀眼的少年白,只剩下那双墨色的眼。

他本以为此生与这人都不...

【苍俏】寒夜(原剧Paro,一发完)

俏如来步入后花园中,只见苗王伏案,他悄悄靠近,才发觉这人竟是睡着了。他坐在一旁瞧了一会儿,苗王眼周残留着疲惫的痕迹,他不愿将人叫醒,又不舍得离开,便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静静地坐在那儿望了一会儿。

他少有能这样仔细打量后花园与苗王的时候,每每到来,不是匆匆而来,便是匆匆而去。苗疆后花园早已不复北竞王伏诛那日的荒芜杂乱,俏如来如今仔细打量这繁茂的一草一木,才一声感叹,叹时过境迁。

夜里寒冷,俏如来解了身上的皮袄,站起身为苗王系上。他俯身去系,却忽然被那熟睡的人攥紧了手。一瞬惊吓后,俏如来连忙镇定心神,深恐惊扰苍狼清梦。他凑近了去试图将手挣开,却听见呓语三声。

“俏……如来……”

一时之间...

【苍俏】茶知冷暖 (一发完,高中同学paro

【现代PARO,苍俏是高中同学】


“你的咖啡。”

“谢谢。”

苍越孤鸣抬头去看身边的人,那人背着光,阳光撒在他满头的银丝上,在他的发间跳跃舞蹈,这个人的一切都耀眼得很。他勾了勾唇角,伸手将人拉到身边,凑过去吻他。

唇齿间都是熟悉的清香,是这人最爱的茶的味道,是一种苦茶。男人常说,尝尽了人世的苦,就会发现这杯中的苦不过是沧海一粟。

一吻终了,苍越孤鸣与他额头抵着额头,望着那人温柔的眼眸,心绪间都是那人传递的暖,就连言语中都带着满足的笑。

“相识二十周年快乐,史先生。”


二十年前的那天,天上还下着绵绵细雨。苍越孤鸣满腹心事,低着头上楼梯,至平台转角处遇...

18年年末总结

2018年,应该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年,但是过得浑浑噩噩x

相比17年产量上增(大概吧,我猜的)

以下为篇目总结:

一、二月:咸鱼

三月:(发表三篇)【苍俏】喵咪日常(上)


      做人的宠物,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这并不是说做人的宠物还要拯救世界什么的,但是人类真的是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你永远不知道他们脑子里在想着什么——举例来说,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在你睡觉的时候来挠你的肚子,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在被你生气地扇了一巴掌之后能够笑成一朵花儿一样。

四月:(发表四篇)武华】快雪时晴...

大家看一看!!!

宝路:

御泽合志开预售啦~



CP23御泽同人合志{The Song Of Us}本宣



通贩预售(11.17晚8点上架)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6e111debDF7XZo&id=582288767486





主要信息见宣图



CP23参12.15日一天~欢迎大家来御泽催婚组找我们玩耍XD






本子CPP地址:http...

【戮史】终点 片段

说真的全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所以我先把结局放出来爽爽(。

终点的时间线是网中人已经被收服,俏如来已经回到了人世,所以是魔戮血战左右。

这一段之前是小空将被暗盟庇佑的SPA抓回,带回了鬼祭贪魔殿,然后一场绝望车。


戮世摩罗的指尖抚过史艳文的喉结。这是从他未曾体会过的感觉,他的父亲被他掌控在手中,生死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有一部分的戮世摩罗因此而感到兴奋。

他轻声问:“你要放手了吗?”

史艳文的神智都不甚清晰,他湖蓝色的眸子已经迷蒙,视线都模糊。即便如此,听到了戮史摩罗的提问,他依旧喃喃着回答:“不放手……爹亲……不放手……”

戮世摩罗低下头去吻他的眉心:“绝不...

【EM】囚徒

只有一个小片段,目测应该是花朵黑化囚禁play。

和另一片相同是两三年前写的东西所以其实根本不记得梗概了,只找到这些就贴了这些。



Eduardo Saverin走进了卧室。Mark Zuckerberg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你也许需要进食。”Eduardo说。

“出去。”Mark回答。

Eduardo看着卷毛男人。他在这张床的边上已经坐了太久太久。两天零十二个小时前他躺在这张床上,一天零十五小时前他试图离开,一天零十四个小时三十二分钟前他又回到了这里。

这算什么呢?Eduardo想,这算什么呢?

“好吧。”他说,“我把Facebook还给你。”

Mark...

【EM】酒

时隔多年又来给我时泪船添砖加瓦了。

所以其实TSN还是幽灵船吗xx

是两三年还没出圈时候写的东西,前几天在notes里翻到了,就把它贴上来。


“请问您需要什么?”

“酒。给我来度数最高的。”


xxx


Sean Parker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酒吧遇到Mark。男人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卡座里,酒吧舞池里的群魔乱舞都无法干扰到他。Mark  Zuckerberg一直有这样一种与世界隔离的气场,唯一能打破它的是某个Sean有些讨厌又有些看不起的人。

真是年轻。大情圣在心里这么想着,现在满心痛苦忏悔,等到以后功成名就,Eduardo Saverin...

【双武】望乡 (咕咕咕生日快乐鸭

咕咕咕生贺。 @柊涟漪  生日快乐呀!

开头kuso向 从文案就能看出来

文案:

他是武当山上人人爱慕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他冷艳而芬芳,无法抵挡的魅力让他人明知无望却还是无法自制地飞蛾扑火。

他是武当山下一个平平无奇的无名小道,涉世未深,纯洁天真,热情开朗,总是温暖着他人。

那一日,他在山脚,遇到了他——

双武。云日天x鹤无名


望乡


“云师兄又被表白了。”

“又被表白了?这都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第三十一次了,这个月才过去十二天啊!唉……没办法,谁让云师兄长得这么好看,要是我们也像云...

1 / 31

© 李三墨 | Powered by LOFTER